第A11版:唯情会所 上一版3  4下一版
 
标题导航
旧版入口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19年3月15日 星期
放大 缩小 默认
杨步伟与赵元任:
唯有真爱才能成就彼此

□ 时报记者 马正艳 搜集整理

每一个故事,都是一个命运的样本,更是一段不可复制的生命史。时报《唯情会所》栏目的忠实读者们,相信从这个版面里,你们一定读到了很多情感故事,更读懂了很多人生哲理。《唯情会所》栏目中,那些情感背后,有拈花的感动,有泪水欢颜。让我们透过人生的直面舞台,走进他(她)们的情感世界,感受一下名人的人生背后那些无言的大震撼和宣泄淋漓的大俗世界。如果您对本栏目内容感兴趣,就请发送消息至QQ号码117941792或者发微信至18997300011,参与我们的互动吧!

本栏目热线:18997300011,0972—8689538,分享名人的情感故事,聆听他(她)们的不凡人生。

杨步伟是一个具有非凡气质的女子。她曾担任过中国第一所“崇实女子中学”的校长。后来,到日本学医,1919年获医学博士学位。回国后,在北京绒线胡同和一位同学合办了一所“森仁医院”。赵元任是中国现代语言学先驱,被誉为“中国现代语言学之父”,同时也是中国现代音乐学之先驱,“中国科学社”的创始人之一。在语言学方面、音乐方面均有点大量代表作。二人结为伉俪之后,一边潜心钻研各自领域的知识,一边照顾家庭,夫妻俩在事业上相辅相成,生活上彼此照顾,堪称模范夫妻的典范。

相识并相恋

1919年5月, 杨步伟接到父亲来信, 要她回国到北京开设医院。等她到了北京, 父亲已因病故去, 遭遇如此变故,她伤心极了。可是,在北京的旅馆旁,她眼里含着泪,心里想的是:“天无绝人之路,我回国本应是独立创业的,虽然父亲去世了,我没有依靠,但我的责任还在。”

随后,她把家人都接到北京安顿下来,又和同学李贯中一起,在柏文蔚等朋友的帮助下,最终创立了中国第一家私立医院“森仁医院”,专门收治妇女和儿童,她出任院长,成为我国第一代西医妇产科医生和第一位女性医院院长。

事业成功的杨步伟,31岁时依旧是单身。在那个年代可以所说非常异类了,外界的眼光自是不必多说。但,她根本不在乎。

1920年,在一个饭局上,她碰到了留美回来的赵元任,其时他是著名的英国哲学家罗素访华的翻译。赵元任精通8国语言、33种汉语方言,还是哲学家和数学家,和梁启超、王国维、陈寅恪并称“清华国学院四大导师”。

见面第一句,杨步伟问他:“你是学什么的?”赵元任答:“哲学。”谁知,杨步伟又问:“一个人好好的为什么要学哲学?”说话跟她的脾气一个样:直爽。赵元任一下子就被这个“有个性的妹子”吸引住了,从此每天都到她的医院来“报到”。可她愣是没察觉,整天忙于接生和看诊。看见自己的合伙人李贯中还单身,就创造一切机会撮合他们俩。

可惜妾有意、郎无情,最终赵元任委婉地拒绝了李贯中,深情地对杨步伟袒露了心声。一开始杨步伟是拒绝的,赵元任就软磨硬泡,每天都来,来了也不多说话,只是一坐就坐到很晚,杨步伟不好赶他走,只好边打毛衣边找话题陪着他。就这样,杨步伟一不留神把自己从红娘变成了新娘。

简单的婚礼

1921年,杨步伟与赵元任结婚,凭他俩的家庭关系,社会地位和经济实力,婚礼应办得极其排场和体面才对,然而他们想打破家庭本位的婚姻制度,两人别出心裁,先到中山公园当年定情的地方照了张相,再向有关亲友发了一份通知书,声明概不收礼。1921年6月1日,位于北京市小雅宝胡同49号的住处,杨步伟和赵元任邀请老朋友胡适和朱徵医生一块儿吃晚饭。杨步伟亲自下厨做了四样美味的小菜。饭后,赵元任微笑着取出手写的一张文件,说道,如若朱徵大夫和胡适先生愿意签名作证,他和韵卿将极感荣幸。赵元任回忆道:“我的同班同学胡适劝我们至少用最低限度的办法,找两个证人签字,贴四角毛钱印花,才算合法。”于是,胡适当了赵元任的证婚人,朱徵当了杨步伟的证婚人,二人补贴了4角钱的印花税票后,便这样结了婚。

之后,杨步伟和赵元任来到中山公园,把在格言亭拍的一张照片和“结婚通知书”一起寄给亲友,一共寄了四百份左右。结婚证书上他们写着:“赵元任博士和杨步伟女医士十分恭敬地对朋友们和亲戚们送呈这份临时的通知书,告诉诸位:我们俩在这信未到之先,已经于1921年6月1日下午三点钟,东经百二十度平均太阳标准时,在北京自主结婚。”并且声明:除了两个例外,拒收贺礼。例外一是书信、诗文或音乐曲谱等,例外二是礼金要捐给中国科学社。

甜蜜的婚姻

婚后,杨步伟跟随赵元任去了美国,连生了四个女儿。从此,她全力支持丈夫的事业,放弃了自己的医学事业。刚到美国时,她还怀着孕,一句英语都不会说。赵元任出去办事,前脚刚走,她后脚就出了门,满大街溜达。靠着比划和观察,不仅吃了冰激凌,还买了一大包东西回家,完全不用丈夫担心。她独立生活的能力,把赵元任惊呆了。

赵元任刚开始任教时,要租房子养小孩,从国内带来的钱花得快不够用了,就去另一个城市找兼职。第二天一回来,挺着大肚子的杨步伟就开心地告诉他:“不必着急钱,我把带来的皮大衣拆了,晚上做了几个包包,委托房东卖了,赚了几百美金呢。”可以说,她是毫无保留地帮丈夫分担了经济困难。

从小在家养尊处优的大小姐,从来都有人伺候,到了美国人生地不熟,面对困境,一样天不怕地不怕,靠着独立、自信和勇气,扛起了家里的半边天。

1971年在他们金婚纪念日时,赵元任写诗记载:“阴阳颠倒又团圆,犹似当年蜜蜜甜。男女平权新世纪,同偕造福为人间。”

80岁时,杨步伟还和赵元任一起自驾旅游欧洲,动不动就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胆子也是大得可以。

著名的历史学家傅斯年曾说她:“赵太太真胆大!”谁知杨步伟反问到:“我哪样事不胆大?”是啊,16岁时就敢说:“女子者,国民之母也。”19岁时宁愿被父亲处死,也要破除旧式包办婚姻;31岁拿下中国第一个医学女博士头衔,却不愿去领学位证;32岁创建中国第一家私立女性医院,却在事业巅峰时闪婚做起了家庭主妇;80岁还能和丈夫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哪一件不大胆?

不仅如此,杨步伟还把四个女儿个个都培养得极为出色。大女儿赵如兰,哈佛大学第一位华裔女教授,在哈佛教授音乐和语言。二女儿赵新那,哈佛大学化学专业毕业。三女儿赵来思, 美国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数学专业毕业。小女儿赵小中,康奈尔大学物理专业毕业,任职于麻省理工学院。一家人个个都优秀,连胡适都说:杨步伟一家,父亲是天才,母亲是能人,女儿们则个个聪明得不得了。

孩子们这样出色,杨步伟自己也没有闲着。她做得一手好菜,还自己研究菜谱,出版了《中华食谱》。食谱大获成功后,美国电视台想推波助澜,邀请她去开设一个教做中国菜的节目,制造一个新的“中国厨神”。谁知她并不想做职业厨师,直接一口回绝了。此外,她还出版了《一个女人的自传》《赵家杂记》《中国妇女历代变化史》等多部书籍。

1981年3月,杨步伟在美国因病去世,享年92岁。此后不到一年,赵元任即随她而去。

杨步伟和赵元任去世后,他们的大女儿、哈佛大学教授赵如兰曾说过一段很有见地的话:

在我看来,母亲的一生,其实是演绎了一场爱情故事。像她这样一个从小志向远大的人,结果却放弃了一切,跟着父亲,权利辅佐父亲成全了辉煌事业,如今,像这样的人越来越少了。我相信我的外公和太外公,假如他们能看到我父亲的成就,一定会感到满意,并得到安慰的,因为这实际上也是我母亲的成就。

放大 缩小 默认
© 版权所有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版权声明 | 投稿邮箱 | Copyright © 2014
 
本网站所刊登的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海东时报通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制作单位:海东时报社
   第A01版:头版
   第A02版:要闻
   第A03版:要闻
   第A04版:铁腕治理违法用地
   第A05版:开启新征程 建设新海东
   第A06版:关注
   第A07版:省内新闻
   第A08版:省内新闻
   第A09版:游食尚
   第A10版:档案
   第A11版:唯情会所
   第A12版:健康密码
   第A13版:聚焦全国两会
   第A14版:国事
   第A15版:天下
   第A16版:体育
唯有真爱才能成就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