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A10版:河湟副刊 上一版3  4下一版
 
标题导航
旧版入口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19年5月16日 星期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梦中的母亲

□ 赵玉莲

母亲离开我们九年了。母亲慈祥的笑容时时浮现在我的眼前,时时走进我的梦境。

前天晚上,我又梦见了母亲。月色朦胧,母亲悄然走进家门,我喜出望外,连忙上前挽住母亲的胳膊。母亲面色焦虑地对我说:“丫头啊,我几次路过你家,看到你头顶的那片天空是阴着的,不见太阳……”

梦醒了。我泪湿枕巾。我不知道天堂里的母亲,是不是一直俯视着我,是不是担忧着我的日子过得舒心与否。我想,女儿的苦难,母亲在天堂是有感知的。否则梦里母亲的面容怎么会那么憔悴,眼角和眉梢也有着无限的忧伤?

在那个物质匮乏的年代,我幸福地依偎在母亲温暖的怀抱里。母亲只希望儿女过得好,儿女幸福就是对她最好的安慰。如果说勤劳和善良是一个农村妇女应有的本色,但母亲逼着我们多学了一样东西,那就是读书。艰苦 的年月,母亲拖着有病的身体,为了我们上学,早晨安顿好饲养的畜禽,然后下地干活;晚上点上煤油灯做鞋,缝补衣裳。母亲耗尽了全身的精血,瘦得像路边随风摇摆的芦苇。

勤劳,是母亲的信仰。苦难,是母亲的口粮。而幸福,母亲留给了我们。

很多时候,梦里的母亲笑得那么安详。很多时候,梦里的母亲总是说着我耳熟能详的话:心存善良,终得福报;工作很重要,身体很重要……

九年来,我经常做着相似的梦。梦中的房屋湿淋淋的,而母亲就住在里面。我记得母亲入土的前一天,天上下着瓢泼大雨。

每年的七月初七,我们姐弟四人步行一个多小时的山路看望母亲。石桌上摆上敬献的祭品后,我仔细地察看坟头的严实。弟弟拔干净坟头杂草,我们跟着培上新土。用锄头拍紧新土,姐姐拍着拍着,突然冒出一句,“我不会拍痛妈妈吧?”母亲不会痛,姐姐的话拍痛了我们每一个人,痛得我们在母亲的坟前,泪水汹涌。

母亲长眠的山坡,向阳。就在这夏日里,深深浅浅的野花争奇斗艳。从远处看,母亲的坟头若隐若现。周围油菜花金灿灿的,蜜蜂、蝴蝶来回穿梭。这里是母亲的庄园,春有鸟鸣,夏有花香,秋有红叶,冬有白雪。

母亲,如果觉得孤单,那就住在我的梦里吧。

今夜,我想和母亲在皎洁的月光下相逢,我想聆听母亲的教诲,我想和母亲分享生活的幸福……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 版权所有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版权声明 | 投稿邮箱 | Copyright © 2014
 
本网站所刊登的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海东时报通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制作单位:海东时报社
   第A01版:头版
   第A02版:要闻
   第A03版:要闻
   第A04版:创城进行时
   第A05版:综合新闻
   第A06版:省内新闻
   第A07版:省内新闻
   第A08版:双城楼市
   第A09版:靓家
   第A10版:河湟副刊
   第A11版:健康密码
   第A12版:国事
   第A13版:国事
   第A14版:天下
   第A15版:体育
   第A16版:广告
我想和你一起生活(外一题)
梦中的母亲
寂寞的屋子(外一题)
手 表